第一次換偶

2010年新年假期,我和妻子飛到西安,和當地周哥夫妻玩了一次換偶,那也是我們倆第一次玩換偶。實際交換前,我們兩對夫妻一直在網上玩視頻性愛。我們彼此都很喜歡對方夫妻,覺得無論是身材、器官狀態、社會身份、教養、舉止都感覺很好,於是約定見面玩一次換偶。

周哥他們兩口子開車到機場接的我們。我讓妻子坐在副駕駛,我和周嫂坐在後排座,這麼安排是爲了大家快點進入換偶狀態。大家一路笑談說,穿了衣服都感覺不認識了。我提議妻子們給對方丈夫口交。兩個女人臉一下就紅了,媳婦回頭罵我不要臉,周嫂倒是什麽也沒說,解開我的腰帶,掏出早就硬梆梆的陰莖開始口交。我媳婦見狀,立刻趴到周哥兩腿間。

因為前排座位擋著,我看不到媳婦給周哥口交。片刻,周哥就呻吟著說,“我操,我操,我操……”車隨後停到了路邊的。

“我操,我弟妹真給力,兄弟你真有豔福”,周哥在倒後鏡里看著我說。我想奉承嫂子兩句,但是嫂子舌頭不聽撫摸我的馬眼和繫帶,那是我最敏感的地方,除了大口喘氣,我什麽也說不出來。不一會我就射了,嫂子大方地全吞下了,並把我的衣服整理好。周哥還沒射,直挺挺靠在座椅上,手緊抓著座椅,放蕩地呻吟著。周嫂依偎在我懷裡,一隻手伸到褲子里揉捏著我的睾丸,一隻手抱著我腰,我們倆笑著欣賞前排的活春宮。

“給了……”周哥大家一聲。我知道每次周哥射精都喊這句。媳婦起身,只見媳婦半張著嘴,嘴邊掛著幾滴精水,舌頭上是一層弄弄的精液。媳婦是從來不吃我的精液的,她說覺得噁心。媳婦滿臉通紅,乾嘔著,示意我給她面巾紙。我剛要去掏面巾紙,周哥掏出一張面巾紙墊在媳婦嘴邊。媳婦吐了出來,接過周哥遞過來的水漱了漱口。

經過這一陣仗,大家一路上徹底放開了。大家聊得都是一會兒交換要玩的遊戲和姿勢,大家手都不閒著,因為周哥開車,周哥直說虧了,說一會兒要先操我媳婦兩次。

我們到了周哥家已經快5點了,周哥事前顧了人做的晚飯,周哥給了錢那人走了。剛一關門,周哥一把抱住我媳婦,“先操你,再吃飯”。說著抱起媳婦進了臥室,媳婦掙扎著,笑著說,“強姦了,老公救我,救我呀”。我和周嫂跟了進去,之間倆人笑著罵著髒話,周哥一件一件扒去媳婦的衣服,少頃媳婦全裸,周哥脫下褲子,二話不說屁股一沉雞巴插了進去,倆人身體碰撞的“啪、啪”聲響了起來。

眼前一副活春宮上演著,主角是我媳婦和另一個男人。媳婦一開始還笑駡著,不一會兒她就滿臉通紅,乳頭硬起,大口喘粗氣。沒想到,媳婦這麼快就要高潮了。我心裡泛起淡淡的醋意,回身一把把周嫂推倒到地毯上,騎上去就撕扯她的褲子。周嫂沒了車上的大方,驚恐看著我,“小吳,慢點,這幾天我都是你的,你要什麽嫂子都給你”。

我想我當時的眼神嚇到了她,她事後說當時我就想要強姦她,說第一次交換,男人都會有強烈的被侵犯感覺。

我把她扒光,用力插入下身,快速猛烈地抽插,覺得只有這樣才能平復此時此刻自己媳婦被她丈夫猛操的不舒服感。

周嫂一開始還反復說,輕點,輕點。沒2分鐘,她就閉著眼大口喘氣不知聲了。我見狀一口咬住她的乳頭,使勁用牙咬。她“啊”地叫了一聲連喊,“疼,疼,疼”。

“操你媳婦,你禍害我老婆,我也搞死你老婆”,周哥說著學著我的樣子,開始左一下右一下地輪流咬我媳婦的乳頭。媳婦也開始“啊、啊”地喊疼。兩個被操不愛吱聲的娘們,就像兩聲部輪唱一樣,“啊、啊”地叫著。

大戰一場,回到餐桌前,飯菜凉了。兩個女人去熱飯菜。我和周哥坐在客廳沙發上。
100% (2/0)
 
Posted by leefans
2 years ago    Views: 530
Comments
Reply for:
Reply text
Please login or register to post comments.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