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老婆的子宮極限性愛

我老婆長得很可愛,小隻馬一個,造型又很多變,以前她就常跟我玩角色扮演,當然都是她扮得比較多。記得有幾次她還扮成妓女的樣子,整個騷到了極點,那些時候總會讓我射出非常大量的精液。不過,做為一位人妻,她有一點不夠標準,那就是她不想生小孩,也許是怕產痛,或是怕身材走樣吧,不論如何,她總是要我小心避孕,但是我們又不愛用套子,她說像隔靴搔癢,我則覺得戴上套子的陰莖樣子很可笑,尤其是幹到一半抽出來時,一部分套子給拉到了前面,像極了疲軟過長的包皮。說到這,我的包皮好像真有點太長........套子還有個礙事之處,就是我常會做到一半又抽出來插進她的嘴巴叫她吸吮,如果有戴套,就還要先拿下,她吸一吸之後,又要插陰時,要再戴上,多麻煩,這樣一折騰,不但我軟了她也乾了。所以我們一直以來總是用體外射精避孕。

本來我們還滿愛體外射的,我們都習慣開燈做,外射時看精液四射十分刺激,我射精算射得遠的,經常可以從她陰道下方直射到她的臉,也會射她一雙嫩翹的E奶,射肚子,射屁股,射背等等都玩過,當然也更常玩我最愛的口爆和舌射,口爆大家都知道,舌射則超鹹濕,看著自己的一堆白洨強射到心愛的女人舌上,她再滿足似的吞下去或任其在舌上流轉,那真是有種溫柔的虐待感!還有唇爆,就像看著她在飲水機喝水,嘟著小嘴啜飲,些許還延著下巴流到胸前,只是那不是水,而是我源源不絕噴出的精液!這一切雖好玩,但遺憾的是,為了避孕, 我們就很少玩中出,其實我們真的很愛中出,那種龜頭抵著子宮口出精的色情,真叫人充滿幻想,的確,中出真是性交的精華,且由於灌精是發生在陰道深處,所以只有交纏的兩人能感受。用看的,也許射顏很搧情,但對性愛的兩人來說,中出才是王道!難怪我每次對她說我要給她灌精時,她下面就立刻濕成一片!

就為了追求無負擔的生插灌精,我們開始認真考慮讓我去結紮,而那天早上我們就付諸行動了,雖說男生結紮比較容易,但過程還是超痛的,那時我只想到還好有來結紮,我只是拉個輸精管就痛得滿頭汗,若是老婆懷孕了,依她那麼"秀陪”來看,肯定痛死!就這樣,我變成了沒種的男人。若知道會很痛,我真不知道還會有多少男人有種去結紮。但若是重來,我是絕對還願意再結一次的,就為了能和老婆大玩中出灌精,危險期生插,裸屌出洨或滿射陰唇等等的激情遊戲。結紮傷口好了之後,我們如期地玩了許多次痛快的灌精,後來有一回,我們在玩色情聊天簡訊時,我老婆提道我結紮受了很多苦,下次換她受苦,把雞掰縫起來好了。看了她的性玩笑,我硬了起來,開始了某個滿獵奇的計劃,我要用史無前例的手段玩虐她。說真的,依她的騷度,她一定會感受絕頂高潮的!

不久後,我老婆回娘家幾天,我趁那幾天準備好所有用具,當她回家時,我先提議泡個澡,我在浴室幫她按摩,然後做了點愛撫,由於分開了三天,她憋不住的一下就彎腰吸舔我的陰莖,但我一想到等一下要發生的事,就無比興奮,居然一下就爆在她嘴裏,又多又濃,還從她嘴角滿出,她吞下後抱怨說她都還沒爽到,怎麼我就射了,我就說我還可以再射好幾回合,因為知道她要回來了,我昨天特地吃了一堆海鮮,韭菜和蘆筍汁。然後我拿出一個眼罩,蒙上她的眼睛,說,而且我也準備了要好好賜候妳的節目!

說著就領她上三樓了。我引導她坐上準備好的八腳椅上,她雖被蒙著眼,但是當坐上去雙腳被我拉開放在兩邊腳托上時,她就叫道,你怎麼會有這個?我說妳這樣好好坐著,才能玩久一點啊。邊說我就邊把她兩腿綁在腳托上,雙手也綁在手把上,然後拿掉眼罩,我看著她緊張又興奮的眼神,她說,你要玩拘束性虐喔!我說只接近了一點點,然後我推出一台不鏽鋼台車,上面放滿各種情趣玩具和其他工具,最後還有一枝裝有某種藥物的針桶,她看到那一些裝備,怯聲聲地問,你要玩我子宮喔?原來我們以前就玩過子宮了,只是設備不夠,沒有盡興,原來她還記得,於是說擔心的說,你不可以把我弄受傷喔,我說,當然,妳只會很爽,說著我拿起那針筒,在她來不急反應時,我已在她手臂注射完藥物,她叫道,那是什麼!我說那是跟我那個藥師朋友拿的“痛覺阻斷劑”,接下來的任何玩弄,妳都只會感到起其中的快感,而絲毫感覺不到痛,這是麻醉醫學的最新發明。說到這,我開始慢慢愛撫她,她也慢慢放下緊張,我從她脖子慢慢舔到奶子,我在她兩個乳頭上停留了久一點,她嬌喘起來,我就順勢揉向她的陰蒂,然後再滑向兩片陰唇,她的陰道口濕到愛液往不斷下滴。也許是藥效的關係,她今天很快就進入狀況,我看她已投入享受,於是起身拿了些玩具,我用了各種不同的跳蛋,按摩棒,G點勾等等,刺激她的小雞掰,我從沒看過她淫水流這麼多出來,而她也爽到幾乎失神,我說才剛開始呢,接下來要調教子宮了!我拿出鴨嘴器,插進她的陰道,然後慢慢擴張,她越喘越大聲,然後我看到她的子宮口了,粉紅色的甜甜圈狀, 十元硬幣大, 中間的洞大約跟火柴頭一樣小,我拿起一枝前端彎了一段小弧的鋼筷,深入陰道,再輕輕插進子宮口中,並往裡塞入4~5公分,她輕哼了幾聲,似乎感到一陣快感,我就扭動鋼筷,子宮被帶得上下跳動,還從小洞中流出一些白汁,我越扭越大力,子宮變得越來越紅腫,汁液越流越多越來越透明,伴隨著子宮的縮動,子宮汁開始微微的噴出來,忽然,我老婆大聲呻吟起來,全身抖動,一股半透明的子宮汁強烈地噴射而出,穿過鴨嘴器的洞口,射在我正往裏看的臉上,我立刻把嘴湊過去吸,味道像鮮美的干貝。她足足噴了4,5秒鐘,然後虛脫似的喘息著說,"嗯,嗯,好...好棒的子宮高潮.......",我把鴨嘴取出來,讓她休息一下。

她看我還不把她放下來,就問說還沒結束喔?我說才前戲而已呢,讓妳的子宮先喘口氣,待會兒還有更讓妳受的,我接著爬上八腳椅,把腫漲的雞雞塞滿她的小嘴,她興奮得幾乎吞下我的龜頭,我就配合的在她喉嚨深處又射了一回精液。然後我回到她兩腿中間,撫摸她的整個外陰,用一顆超力狼牙跳蛋刺激她的陰核,很快的她又開始淫叫起來,我也開始告訴她今天的最終目的。我說,梅梅呀,我不是已經結紮了嗎,然後妳又絕不想生小孩,那麼妳的子宮唯一的用途就只剩下給我玩弄了,就算玩壞也沒關係,她聽到這裡害怕得皺起眉頭,我接著說,別怕別怕,妳已經打了阻斷針,只會有爽感,而且我有做功課,徹底了解妳生殖器的構造和極限,我今天一定要把妳的子宮取出來玩,拿在妳面前讓妳看到底我灌精到妳子宮是什麼樣子,也可以順便測試我的洨裡是不是真的沒有精蟲可以讓妳受精了,聽到這,她開始掙扎著叫說不行不行!!會死啦,會死掉,會死掉......!我才不管她呢,我接著就把鴨嘴器再次刺入她紅通通的陰道裡,陰道中愛液橫流,可見她雖緊張,卻很興奮。我再次看到子宮口,它正處於衝血狀態,我先把一顆超小跳蛋用力塞入她的子宮口內,然打開震動,她失聲地叫了出來,聲音又媚又騷,我說先讓子宮適應一下輕度的刺激,待會兒把整個子宮拔出來玩才會更爽,接著,我拿出一支長柄鉗,深入陰道,然後拿掉鴨嘴器,再用長柄鉗夾住她的子宮頸口,跳蛋一邊還在子宮內瘋狂震盪,我就一邊慢慢拉出她的小子宮!子宮在通過陰道的過程中,遇到緊迫的阻礙,令我不得不夾得更用力,她也更加似爽似痛的叫著,我感覺她的子宮有一股抵抗力,像小羅莉在抵抗強姦犯一樣,不過,我的蠻力還是漸漸佔上風,她的小子宮就活生生的被我ㄧ吋一吋往外拉出來!拔子宮的過程極其刺激,我看著心愛的梅梅瘋狂扭動著身體,像被釣上岸的活魚,可是喊叫的聲音,卻充滿爽感,於是我就毫不擔心的繼續拉取她的子宮。

終於,在她劇烈的呻吟聲中,我看到子宮頸口被鉗子慢慢拉到陰道口,伴隨著超多透明的滑液,我小心翼翼的改用手指用力捏住子宮頸,繼續用力向外拉。子宮體的體積較大,我再次感到她體內的回拉力,就像拔河一樣,子宮是繩子,我和她的雞掰在拉拔著子宮,眼見我的手指就快要滑掉了,子宮在做最後的掙扎,很可能會一下子又要被她的身體吸回去。我一心急,也就顧不得什麼小心溫柔,把心一橫,一下子用全力硬拉出她粉嫩的小子宮,啵的一聲,整個子宮體一瞬間從緊縮的陰道口彈了出來,激烈的在我的手上痙孿,後面牽連著兩顆5元銅板大的卵巢,以及一束粉紅色的筋絡還連入她的陰道內。這時梅梅已經扭到虛脫了。我把她的子宮整個拉出了陰道外,連同後面的兩個卵巢,全曝露在她眼前,我讓它們連著經絡垂在陰道口前,她低頭看到自己的子宮,呻吟地一直喃喃自語說,"我的子宮,我的子宮......嗚....嗚.....",我雙手輕輕捧著這雞蛋大,粉紅色的子宮,和兩個卵巢,滑滑的,溫溫的,感覺我對老婆既殘忍又親蜜,而整個子宮外面全是大量的滑液,不停的從我指縫往下滴,就像用手捧著生蛋黃,而蛋白汁則不斷流下一樣。我在她又驚又爽的注視下,開始把玩他的子宮。我先把跳蛋從她子宮裡抽了出來,她吐了一口長氣,然後我用手指摳進子宮深處,另一手則揉著他的子宮外圍,和兩個卵巢,內外夾擊,就像梅她常揉我的蛋那樣。而這一切都是在她看著的情況下玩弄的。她的子宮呈半透明的粉紅色,裡頭細微的血管清晰可見,兩條輸卵管牽連著卵巢,也都微微的顫抖著。由於筋絡都還連入梅梅體內,所以她仍然清楚的感覺到我的玩弄,再加上她第一次親眼見到自己粉嫩的子宮,整個人興奮到幾乎昏厥,我感到它的子宮開始要漸漸高潮了,開始一陣一陣的收縮,於是我接著說到,那我要把龜頭插進去了喔!她更加使力的低頭瞇眼看著,我一手拖住她的小子宮,一手我握住自己的大陰莖,用全力一瞬間把漲大紅腫的龜頭插進子宮口裡,子宮口幾乎被擠爆,強力地束緊我的陰莖上圍,她悶哼一聲,身體開使抽慉起來,子宮不斷強烈收縮,一震一震的吸磨著龜頭,我粗暴地開始揉捏她的奶子,陰蒂,陰唇和卵巢,所有我弄得到的性器官,我越揉越瘋狂,她的子宮也越吸越強烈,我們的淫叫聲也越來越大聲, 就這樣幾分鐘後,我在她子宮深處爆射出了份量前所未見的精液,我看到子宮腔瞬間被精液灌滿,精液再衝向子宮底的兩個輸卵管口,延輸卵管再灌入兩邊卵巢,整個子宮和卵巢系統,像瞬間被灌氣一樣,整個股滿了我的精液,我一直抽蓄射精,直到滿足以後我才把龜頭慢慢從她的子宮內拔出來,精液才由子宮口慢慢的洩壓流出,淫糜地在八腳椅墊上流成一灘,我們都虛脫了,抱在一起大口喘氣,緩和之後,我把她的子宮和卵巢再仔細塞回原位,然後把她鬆綁。看著全身潮紅,香汗淋瀝的她,我問,感覺好嗎?她羞紅著臉微笑著不回答,身體卻還有一陣沒一陣的抽慉著,見她下體流了一大灘淫水和滑液,我提議說,走吧,下去泡澡,喝點啤酒補充水分,然後來睡個午覺。

幾小時後,我矇矓地醒來,卻發現身體動彈不得,才知已被我老婆照樣綁在八腳椅上,她一樣地推著工具車出來,身穿露乳皮馬甲,腳套吊帶襪,卻沒穿內褲。她邪惡淫笑的說,雄雄,我發現你還有剩一支“痛覺阻斷劑”,再加上我跟醫生學長拿的“器官再生藥”,我也想玩玩你陰囊裡的生睪丸,想割開陰囊再順便檢查你的輸精管有沒有又長回去,然後也想在你馬眼裡插跳蛋,或硬插入假陽具。當然還有前列腺刺激,我也想讓你嚐嚐!喔,還有,你不是覺得包皮過長嗎,我來幫你割,過程保證不一樣喔,也免得讓其他小護士摸你的雞雞.......聽到這,我已緊張得直冒冷汗,這大概正是剛才我說要挖她子宮時她的感覺吧!
0% (0/1)
 
Categories: BDSMFetish
Posted by goodmanla
4 years ago    Views: 2,223
Comments
Reply for:
Reply text
Please login or register to post comments.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