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亲的商业手段

母亲的商业手段
母亲的商业手段


我们家族是做生意的,而到了我父母的这一代,家族企业基本就是由我母亲
来打理。因为父亲是入赘的女婿,因而无权介入,这给父亲造成不小的打击,他
唉叹被人看轻因而成日酗酒。父亲在家里确实没什么地位,他甚至不跟我们一起
住,而是住在工厂里的一间小楼里。

  母亲在家族企业的管理上确实很有一套,她把生意做得井井有条,因为她有
她自己的一套办法来赢得订单同时打理销售渠道,这让我们父亲感到更加沮丧,
同时继续沉溺于喝酒看电视的生活。值得一提的是,我们公司有半数以上的大额
订单都是来自非洲。

  大学一毕业我就回到了家里,----学着接管家族企业。现在,我每天的工作
就是穿着整齐跟着妈妈到公司的办公楼里学习如何----管理公司。
..


  妈妈总是穿着整齐的名牌套装来上班,而且我发现她一到公司里就变得冷漠
起来,她可以随意地把一个员工不用任何理由就给予解雇,同时还跟许多下属或
者是商业客户交谈,对待每个不同的交谈对象她都能表现出不同的情绪和语气。
不过我还是很高兴学到妈妈是如何颇有成效地把事情一件一件解决,她可是这方
面的能手,因为每件事情都如她所愿那样尽善尽美地完成。

  有天妈妈没来公司,办公室里就我一个人坐着,当我正在查阅这个月的生产
进度表时,一个黑人忽然闯进办公室说要找我妈。我没见过这个人,难以想像居
然有这种走进总经理的办公室居然不敲门的家伙,简直就是破门而入,他以为他
是谁?FBI还是CIA?

  我也没请他坐下,直接告诉他妈妈今天没来上班,在家里有点事情。这家伙
居然冲我眨了眨眼睛,咧嘴笑着说:「OK,那我就去家里找她。」说完就这么
走了。

  他关上门之后我就觉着有些奇怪,想了半天还是没有头绪,于是我就试着给
家里打电话,问问妈妈这到底是什么人?哪个星球过来的?他居然要直接到家里
去找一个大公司的老总而且还不说自己的名字,他倒底是个什么来头?

  可是电话一直在占线,我打了很久也打不通,而且妈的手机则一直在语音信
箱。我在办公室里坐了一会之后想想还是决定回家看看,这个黑哥们让我有点不
爽,莫非是黑道上的人物?那我就更得回家看看了,毕竟我们的家的别墅只装了
电子的防盗系统,除了我和妈妈之外,甚至连一条可以防护窃贼的狗都没有。

  等我到家的时候,发现在我们家门口停着一辆全新的73年福特野马跑车,
这是什么?妈妈给我的新玩具?别墅的大门关着,但是我进去之后才发现客厅的 ....
门开着,但是客厅里没人,书房、后院的茶室、起居室和厨房里也没人,所以我
想妈妈或许在她自己的房间里,不过门口的那辆车到底是怎么回事?

  我一步一步慢慢地走上通往妈妈卧室的台阶,这时我听见里面传来了男人的
声音,好像在说「谢谢」。这他妈的是谁啊?他又是在跟谁说谢谢?我贴在墙上
顺着打开的房门往里看,那场面顿时让我狠狠地被电到了。

  我看见妈妈披散着头发,只穿着黑色的内衣和黑色镂花三角裤,圆鼓鼓的乳
房从胸罩里都曝了出来。她比我小时候看见她在沙滩上的泳装印象来得胖了,只
有她的肩膀稍显消瘦,不过胸部倒是很壮观。

  棕红色的大奶头就露在黑色胸罩的上沿,当她弯腰的时候,腹部已经能够看
见隆起的一些赘肉;而妈妈的屁股比原来更丰满了,大腿也多了些肥肉,但是她 $$$$$
的身材在45岁的女性中应该算是保持良好的吧!

  我妈妈这会正在像一个女佣一样用银托盘和银茶具伺候那个刚才闯进我办公
室的黑鬼喝茶,那家伙舒舒服服地坐在我妈妈卧室的小圆沙发上,两脚翘在小茶
几上,一手端着银茶杯,一手就在我妈妈丰满的屁股上重重地拍了一下。

  妈妈正在弯腰收拾着散落在茶几上的小饼干,她撅着屁股,而黑鬼的手就在
妈妈的屁股上摸来摸去,甚至还用手指插进臀部的肉缝里挖抠着。

  我妈妈深吸了一口气,笑着回过身推开黑人的手:「别这样。」

  「那我要怎么样?」

  我站在外面傻愣愣的,就像一尊雕像一样完全失去了思考能力。等我好不容
易控制住自己,妈妈已经----了新的一轮「精彩表演」,她笑着扭动着腰肢,款
款走到黑鬼面前,然后一屁股坐到了黑鬼的大腿上,相当淫荡地分开两腿,用大
$$$$$

腿根部柔软的部份在黑鬼的西裤上蹭着,手上还端着放着小饼干的银盘,招呼黑
鬼享用:「光喝茶可不行哟!」

  「那当然。」黑鬼淫笑着放下手中的玻璃杯,忽然大手揽过我妈妈的肩膀,
我妈妈惊呼一声,手中银盘里的小饼干洒了黑鬼满身。

  黑鬼张嘴就咬断我妈妈左边胸罩的肩带,随着胸罩的滑落,我妈妈左边的乳
房一下子就跳了出来。我虽然已经见过了不少乳房,但是从记事----,就从未见
过自己母亲的乳房,更何况是在这样的一种场合,妈妈以这样的一种身份出现在
我的面前。

  我妈妈的乳房白皙肥大,不过看上去有些松软,洁白的皮肤上隐隐能够看到
青色的皮下血管。她的乳晕很大,而中间隆起的棕红色乳头坚挺地树立着,像一
颗没有糖份光泽的葡萄一样,不知道吃到嘴里是什么滋味?
$$$$$


  此时此刻,我感觉我不是在我家的别墅里,而是在一间西科波拉街的脱衣舞
酒吧里,而几英呎开外的妈妈就是酒吧一个普通的脱衣舞女郎,正在按小时收费
地为黑鬼客人服务,只是脱衣舞女郎显然是不会穿那么高级的内衣让人咬断肩带
的。这黑鬼也太牛逼了,属什么的?

  妈妈「咯咯」的笑着,把手上的空着的银盘扔到脚下的地毯上,搂着黑鬼的
脖子,把自己裸露的左乳贴在了黑鬼的脸上。黑鬼张开大嘴----疯狂地舔着我妈
妈的乳房,发出「啧啧」的口水声,妈妈笑着、呻吟着,把黑鬼的脖子搂得更紧
了。

  黑鬼舔了一会之后,干脆把我妈妈的大半个左乳吸进了嘴里,妈妈仰着脑袋
闭着眼睛,嘴里轻轻哼着,不知道是舒服还是难受。黑鬼忽然吐出沾满了唾液光
泽的乳房,伸手把茶几上的银杯端起一口喝干,然后继续吮吸着我妈妈的左乳。 ...

  她的乳罩成了身上一件多余的东西,所以它很快就被扯了下来扔到了地上,
一对丰满的乳房如今完全被解放了。黑鬼捧着我妈妈的乳房在手里揉捏着,像抓
着一个苹果一样。

  我妈妈妈妈娇弱无力地依靠在黑鬼的身上,她呻吟着蠕动身体,全身上下散
发出异样的气息。妈妈的乳头在黑人的手中逐渐变得膨胀而硬挺,两个乳头像成
熟的果实一样依附在雪白的乳房上。

  我妈妈趴在黑鬼的身上,用嘴叼着他衣服的钮扣,展现出非凡的舌技解开了
扣子。黑人扭动身子,淫笑着把手移到了我妈妈的下体,他用手揉捏着露出内裤
边沿的阴毛。我妈妈解开了黑鬼的衬衫之后站来来,跪在地上用嘴试着解开黑人
裤子的钮扣,解开了钮扣之后,她像狗一样跪在地上,咬着黑鬼裤子的边沿想把
它从黑鬼的腿上脱下来。 ...

  「你大有进步啊!继续干吧!」黑鬼赞许地摸了摸的我妈妈的头,我妈妈喜
悦地亲吻着黑鬼的手掌。他抬起屁股让我妈妈更好扯下他的裤子,我看得吞了一
口口水。在用嘴来给别人脱衣服和脱裤子方面,我妈妈展现除了她不为人所知的
专业才能,简直与她操控公司的能力不相上下。

  而黑人紧身的白色内裤里,他巨大的阳具已经翘首挺立,我妈妈爬到了黑人
的两腿中间,我知道她要干什么,可是我只是很疑惑她会怎样用嘴为黑人服务。
在接受女人的口交服务这方面,我也是颇有经验的,但我不确定我所认识的哪个
女孩能比此刻的亲生母亲更让我兴奋。

  我妈妈咬着黑人的内裤往下拉,在这个过程中,她一直像一条狗一样趴在地
上,高高撅起她丰满的屁股,两个乳房就吊在胸前摇摇晃晃。黑人又端起杯子喝
茶,等着妈妈费了不少力气才把他的内裤拖咬到了膝盖上。

  我妈妈的口技表演正式----了,她先是亲吻着黑人巨大的龟头,然后沿着阴
茎一路往上舔,不断发出「啧啧」的声音,黑人赞许地哼出舒服叫声:「哦……
是的,是的,你做得很好……」

  我妈妈在舔黑人鸡巴的过程中,时不时地摇摇屁股,彷彿那儿长着一条蜷曲
的尾巴,而作为奖励,黑人则拍拍她的脑袋。我妈妈把黑人的整根鸡巴都用自己
的口水给涂抹了一遍,显得闪闪发光,然后她用嘴唇把黑人的龟头给包围,含进
了嘴里。

  她尝试着把整根非洲黑香蕉都含进嘴里,但是直到她皱着眉头全身发抖地咳
嗽,还有大半根非洲黑香蕉露在外面。这对她的嘴来说体积太大了,她只好把龟
头含在嘴里吞吞吐吐,尝试着从不同的角度舔着,甚至用舌头反复舔着龟头上的
...

缝隙。

  黑鬼的身体逐渐变得僵硬起来,他的脸上弥漫着抽了一管大麻之后陶醉的茫
然。忽然,他抓住我妈妈的肩膀让她站起来,要她保持着直立的模样,双手放在
自己腰上,两腿分开。他脱掉了我妈妈的内裤,用手指在阴毛浓密的三角区上来
回刮擦。妈妈的阴毛数量不多,但是在靠近腹股沟的地方有着明显的修剪过的痕
迹,我不得不承认,在妈妈的卧室里,她和在公司里一样很敬业。

  黑鬼的手指越来越用力地在三角区上像刮毛一样磨蹭着,他还用手指伸进我
妈妈的阴道挖抠,我妈妈口中断断续续的呻吟终于变成了一声尖叫,她推开黑鬼
的脑袋表示抗议。

  黑鬼笑笑,用手轻轻地摸着妈妈的腹部:「躺下。」

  妈妈依言走到床边躺下,闭着眼睛长长地吐了一口气之后分开双腿,她往里
挪动了一下身体,这样我就看不到她的脸了,不过从慢慢向上蜷起的双腿内侧, ....
我能看见妈妈的阴道,两片单薄而外翻的阴唇,颜色深黑,中间隐隐有一抹桃红
色的肉瓣。

  黑人爬上了我妈妈的身体,我无法看见他的鸡巴是如何插进妈妈的阴道,但
从两人的动作上看,黑人显然在插入的过程中费了不少力气。他举着自己的鸡巴
使劲瞄准了半天,期间妈妈睁开眼睛,用手分开自己的阴道让黑人的鸡巴插入,
我能看见黑人的腰往前一送,而妈妈则紧皱眉头大叫一声,往后放松地倒下。

  黑人扶着我妈妈的腰慢慢地用力顶,而我妈妈也----发出声声醉人的呻吟:
「哦……我的宝贝……啊……啊……轻一些……温柔地对我……我是……你的女
人……」

  「宝贝,你觉得舒服吗?」

  「啊……是的,我……我觉得很舒服……啊……我----发热……我真的很舒
服……」

  我所能看见的就是黑鬼的鸡巴在我妈妈纠缠的阴毛中做着活塞运动,她的阴
...

道紧紧地包裹着黑人粗大的鸡巴,随着鸡巴的进进出出,我妈妈的阴道里----飞
溅而出乳白色的黏稠液体,这些乳白色的黏稠液体覆盖在整根鸡巴上,随着黑鬼
动作的加快,我妈妈的爱液从阴道里涌出来,都流到了肛门上。

  黑鬼伏在我妈妈身上抽插了一阵之后,突然停止了动作,看起来他想换个姿
势,好好享受一下身下的这个女人。

  「起来,我们来玩玩别的。」

  「呵呵,你真讨厌,我都快抽筋了。」

  黑鬼把他的鸡巴从妈妈的身体里慢慢地抽出来,她呻吟着轻轻甩着头,当巨
大的龟头从阴道里拔出来时,妈妈舒服地呻吟着。她气喘吁吁地坐起来,抹了一
把乳房上的汗水摸在黑鬼的脸上,黑鬼笑着把妈妈的手指含在嘴里。

  「快点!」

  妈妈把额头上沾满汗水的头发整理了一下,接着就爬起来,用蹲的姿势把自 ....
己的身体迎合着黑人的鸡巴慢慢坐下,两腿分开在两侧,长喘着气让黑鬼高高仰
起的鸡巴慢慢地自下而上刺入她的身体。妈妈仰着头叫着,不知道是舒服还是觉
得有些痛。

  「来吧,要把我干死你才甘愿是吧?」妈妈娇声说道。她把黑人的脑袋压在
自己丰满的胸膛上,主动运动着身体来迎合黑人的鸡巴,肥大的臀肉飞快地抖动
着,打在黑人的结实的大腿上发出「啪啪」的声响,她的面颊、还有裸露的身体
上飞溅着黄豆大的汗水,看起来妈妈已经是有点吃力了。

  黑鬼啃咬着我妈妈乌黑的大奶头,妈妈痛得「嗷嗷」直叫,但是只要她表现
出不高兴的样子,黑鬼就狡黠地停止了抽动,这让我妈妈没辙,只得咬着牙任由
黑鬼雪白的牙齿在自己的奶头上来回。

  从目前的场面上来看,我妈妈就要进入这次肉搏中的不知第几次高潮了,她


倒显得更加兴奋,背上松弛的肉所挤压出的折痕都在飞快的运动中颤抖着。

  「啊……啊……啊……啊……」妈妈发出哭泣般的尖叫声,她的大腿在颤抖
着,而身体的动作越来越快。看到我妈妈这般表现,黑人也暂时停止玩弄我妈妈
的乳房和奶头,用力挺身把鸡巴更加深入地刺进我妈妈的下身里。我妈妈浑身一
震,扭动着把黑人扑倒在床上,她的叫声和喘息声让人毛骨悚然,忽然狠狠地一
口咬在黑人的肩膀上。

  「婊子,你干的好事。」黑人用力地拍打着妈妈肥硕的屁股,妈妈吃痛地叫
着,而身体像一条巨蟒一样趴在黑人的身上挪动。

  我觉得我实在看不下去了,所以我深呼吸了一口,慢慢地走进妈妈的房间,
妈妈和黑鬼正在忙着做爱,有那么几分钟的时间他们根本就没有注意到我。

  终于,黑鬼看见我了,但是他并没有觉得吃惊而停下动作,反而是冲我咧嘴
一笑,同时更加凶猛地挺腰操着伏在他身上的女人。妈妈兴奋到了极点,她的身
体显然也已经脱力了,只是「呼哧、呼哧」地喘着气,说着含糊不清的话语,而
身体的动作明显放慢了,毕竟她的年岁已经大了。


  黑鬼两手紧握着我妈妈屁股上的两瓣肉,紧紧地捏着、扯着,我妈妈痛得甩
着屁股,她的眼睛紧闭着,嘴微微张开,过度兴奋的口水顺着嘴角流了下来。

  忽然她察觉到了什么,停止了身体的蠕动,扶着床坐起来,转身看到了我,
惊讶的妈妈一时说不出话来。而黑鬼则更加兴奋地扭动着身子,妈妈颤抖的身体
晃动着看着我,而我也看着她。

  「你……你在这干什么?滚出去!这……这是我的房间。」妈妈愤怒地冲我
咆哮道,完全不顾嘴角还挂着滴落的口水。

  我强忍心中的愤怒,一字一句地说:「你这个婊子!」 .....

  妈妈喘着气从黑人身上爬起来,当黑人的鸡巴飞快地从她的身体里抽出时,
妈妈还闭着眼睛享受地尖叫了一身。她赤身裸体地跳下床,晃着汗水淋漓的身体
冲到我的面前,扬手就要煽我耳光。

  我抓住她的手,把她推回到床上,妈妈现在浑身无力地坐在床沿上。黑鬼得
意地看着这一切,从背后抱着妈妈的上身,还用手揉捏着我妈妈的乳房,而妈妈
则恶毒地看着我,喘着气说:「你……给我滚出去!然后把门关上。」

  「好吧,我知道了。」我转身离去,甚至还没有下楼,我就听见从妈妈的卧
室里传来更加大声的尖叫声,然后是不连贯的喘息,妈妈在尖叫着:「继续,继
续,我不想就这么被打断。」
100% (1/0)
 
Categories: BDSMFetish
Posted by goodmanla
4 years ago    Views: 1,135
Comments
Reply for:
Reply text
Please login or register to post comments.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