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學生受孕俱樂部

寬闊的大廳,籠罩著昏暗的燈光,刻意調弱的淡黃亮度,讓所有在其中的人
們,視線無法看清太遠的事物,每個來此遊玩的客人們,都可以舒服的坐在極為
豪華的沙發裡,享受著高貴的美酒,和懷裡清純可愛的小人兒。

  大廳裡頭瀰漫著如霧般的朦朧,溫和的燈光折射著紫色裝潢的夢幻,映照在
腥紅色的地毯上,包圍著在其中尋歡的客人,就如同被夢境包圍一般,事實上,
對於許多人來說,這裡也許是只有夢境才會出現的地方。

  豪華的沙發散落在大廳裡,沙發有大有小,雖然同樣高級,但是材質款式卻
各有些不同,喜歡不同觸感的客人,就選擇自己喜愛的座位,在上面享受女孩們
的溫馴和體貼,在接受女孩慇勤的服侍之餘,還可以欣賞到既新鮮又香艷的特殊
表演。

  在大廳的最裡面,就是表演用的舞台,舞台並不大,大約只佔大廳的四分之
一,舞台上黑色的簾幕遮著舞台的全貌,只在表演的時候打開,當那黑色的神秘
往兩旁收攏時,就表示一部部由幼色所寫成的肉戲,即將演出。

  「各位尊貴的來賓,現在即將開始我們俱樂部每週一次的演出,請貴賓們在
欣賞表演的同時,依然保持著紳士的風度,去溫柔的對待我們的女孩們,請記得
她們都是十分纖細的,承受不了各位的勇猛。」響亮的男聲,從裝置在大廳各個
角落的擴音器裡傳出,宣告今晚的演出即將開始,聽完男聲的說明後,細小的女
孩嬌笑聲,和微弱呻吟細語聲,突然高了起來,此起彼落。

  廣播音一斷,所有背對著舞台坐著的客人,都紛紛起身,坐到面向舞台的沙
發上,都不願錯過這每週一次的表演,站在舞台邊的司儀,老練的等著所有人都
換好座位之後,才下指示,打開了簾幕。

  低沉的馬達聲,帶動了簾幕的開啟,集中在舞台上的聚光燈也同時打亮,比
大廳燈光還要強上許多的光線,涵蓋了舞台上的每個角落,讓人可以把舞台上的
動靜盡收眼底,但這光線卻又不甚強烈,配合著整個大廳裡的氣氛,也是那種夢
幻般的霧黃。

  舞台上,有著典型舞台劇的佈景,木板所製作的草叢,木板所製作的樹木,
木板所製作的牆,和兩片牆所圍成,象徵屋子裡面的空間。

  七個看起來只有十一歲左右的女童,坐在屋子裡,那淺棕色的地毯上﹔她們
靠在一起聊天,玩著手中的小巧的淫具,偶爾淺淺的相互親吻﹔她們身穿著兩截
式的戲服,毛茸茸的短小上衣,和毛茸茸的小熱褲,除了將她們誘人的重點藏得
隱密之外,粉嫩的手臂和大腿,都暴露在外,再加上每個人頭上所帶著漩渦狀的
綿羊角,裝飾得十分秀色可餐,也非常符合她們今天所扮演的角色,七隻小綿羊。

  從一旁的角落走出了另外一位女孩,這女孩看起來和小羊群一般年紀,但卻
高挑許多,和小羊們微微隆起的胸部也有所不同,已有了相當的規模,是可以掌
握的小山丘,也許是發育程度的關係,她今晚所扮演的是小羊們的媽媽,而她目
前懷孕的狀態,也令她十分適合這角色。

  她的打扮,也比小羊們要來得成熟,雖然一樣是象徵綿羊的打扮,不過卻是
孕婦裝的設計,睡袍的剪裁,從胸部下緣到蓋住脹大的整個腹部,是純白色的羊
毛裝飾,她發育中的小巧雙乳,卻只有白色的網格薄紗遮著,少女獨有的櫻紅乳
尖,而她裝扮的下擺,僅僅只掩住蜜穴,在她行走時,那純潔的裂縫,不時的若
隱若現。

  「我要出門了,你們待在家裡,要自己小心喔,不可以隨便給陌生人開門!」
羊媽媽手腕掛著籃子,搖搖擺擺的晃著自己懷孕六個多月的肚子,學習著大人的
模樣,對著在嘻鬧的小羊們叮嚀,她稚氣的臉孔,用著細緻的聲音裝著大人的成
熟,瀰漫著小女孩的天真。

  小羊們連連答應著,羊媽媽開了木門,挺著肚子,慢慢的往舞台的簾幕後走
去。

  羊媽媽一離開了舞台,身為男主角的大野狼緊接著進場,他學著狼的模樣爬
著進場,經過幾堆草叢,到木門前,然後站了起來,讓全場的觀眾能夠看清他的
裝扮。

  雖然身為男性的大野狼並不是觀眾們要注意的目標,但是俱樂部還是在大野
狼的身上下了很多苦心,他們挑選了一位身材健美,長相俊秀的男子來扮演這角
色,同樣是特製的戲服,除了在頭上有著野狼的頭部之外,其餘部分完全不像是
戲劇的布偶裝。

  野狼的部分,從頭頂開始,沿著後腦向下到腳底,男人正面是完全裸露的,
就像是個野人披著一張獸皮般,他健壯的胸肌腹肌,和頗具規模的陰莖,都已事
先塗上了一層油,在燈光的集中之下,輝耀著讓男人忌妒的肉光。

  野狼做出一個猙獰的笑容,在木門上敲了幾下。

  「媽媽回來了!」小羊們的嘻鬧很快的靜了下來,然後又開始各玩各的,其
中一隻看起來年紀最小的羊兒高興的叫,雀躍地要去開門。

  「等等!媽媽說要小心,不可以隨便開門的,萬一是陌生人怎麼辦?」另一
只小羊伸手抓住了她,很認真的說,清秀的五官,用力的裝出嚴肅的表情,只是
更讓人覺得她可愛。

  「那怎麼辦呢?……」羊兒們聚集在一起,熱烈的討論著,門外的敲門聲持
續。

  「你是媽媽嗎?」羊兒們的討論有了結果,其中一隻看來最年長的對著門大
喊,其餘小羊全都靠在她的身邊。

  「是呀!我回來了,快幫我開門吧!」大野狼裝著尖銳的女聲回答。

  「……媽媽有白白的手跟腳,你有嗎?」大野狼裝出的女聲畢竟十分差勁,
小羊們馬上就提出了剛剛想好的辨識方法。

  「當然有啊!你們從門縫看看吧!」大野狼很快的抓起腳邊白色的砂土,大
量的灑在手腳上,把棕色的毛掩蓋成灰白色。

  「……耶!真的是媽媽耶!」小羊趴在地上,從門縫底去確認媽媽的身份,
狹窄的門縫沒辦法提供太遠的視野,小羊瞇起眼睛所集中的視力,只能夠辨別出
大野狼腳上的灰白。

  「歡迎回來!」小羊高興的打開門,其他的小羊也上來迎接,準備看看媽媽
帶了什麼好東西回來,可是門一打開以後,進門的卻不是羊媽媽,而是渾身都散
發著邪惡氣息的大野狼。

  「吼!」大野狼發出了一聲吼叫,驚醒了小羊們的錯愕,天生的掠食者近在
咫尺,小羊們開始逃竄,只是房子裡唯一的出口已經被野狼所堵住,羊兒們只能
在房間裡尖叫亂跑。

  「嘶!嘶!」將門關上,大野狼也開始追逐她們,小小的屋子裡所能逃開的
地方不多,竄逃的羊群就像是在大野狼身邊打轉一樣,大野狼的長手一伸,就可
以搆到一隻小羊,小羊的戲服只是兩片貼著的毛皮,在一抓一逃間,片片雪白的
羊毛,紛紛落下,小羊們很快的就從白色,變成粉紅的小裸羊。

  「我要吃你了!」大野狼選定了他的第一個獵物,一隻除了頭上的角,已是
全身赤裸的短髮小羊,她掙扎的被摟進大野狼懷中,明亮的大眼期待的看著他的
臉,喜悅的表情,完全不像是即將被吞食的餐點。

  「啊啊…別吃我…大壞狼…嗯…啊…」小羊坐在大野狼懷裡,野狼一口口的
吻在她身上,吸吮著她身上滑潤的腴白,嘴唇吮著,舌尖輕舔,慌亂的小羊無力
的反抗,陶醉在大野狼的吞噬裡,被吞噬過的肌膚,散落著一塊又一塊,帶著濕
潤的艷紅。

  「嗯嗯…啊…」大野狼入侵她喘息的小口,吃她的舌頭,攪和著她清甜的唾
液,混濁的嘖嘖水聲,代表了幼女的美味。

  大野狼不知從何處取出了一瓶潤滑用的香油,將其全部倒在沉醉的小羊身上,
黏稠的油脂在無暇的肌膚上擴散,冰冷的油覆蓋在裸羊火熱的體溫上,很快的,
香油也被體溫同化,混合著幼女獨有的清純體香,揮發出宛若春天般的香氣。

  大野狼的手溫柔的撫著,將香油均勻地塗滿她幼嫩的軀體,性慾的漣漪,在
她未成熟的心靈裡迴盪,她渴望著男人的賜與,就像她平時所被教導的,她渴望
著男人陰莖的侵犯,尤其是被野狼手指逗弄的股間,清澈的淫液泌出,稀釋了香
油,讓閃耀著油光的蜜穴,增添了淫靡的水光。

  四處躲著的小羊,從傢具的後面探頭,目不轉睛的盯著野狼吞食她們的姊妹,
野狼啃噬著小羊滑膩的身子,品嚐她年幼的鮮嫩,而小羊歡愉的笑聲,喘息聲,
像是一首魔鬼的催眠曲,錯亂著躲藏小羊的恐懼,興奮的潮紅不約而同地染上了
所有小羊的雙頰,躲在傢具後,小羊們的手伸到了兩腿間,撫慰著自己小小的秘
裂。

  「啊啊啊啊…壞野狼…好熱…啊…」抱著小羊,分開她的雙腿,野狼將小羊
潮濕的蜜肉展示給所有觀眾看,小羊摟抱著野狼的脖子,眼神迷醉,小巧的舌尖
伸出,讓野狼輕咬﹔野狼粗大的肉棒緩緩地插入小穴裡,充實的觸感填滿了幼女
狹窄的蜜壺,擴張她經驗不豐的肉壁。

  「嗯…啊…壞野狼…救命……」小羊忘情的叫著,抒發她不應該享受到的快
感,肉棒上脈動的血管,仔細的摩擦著四周的黏膜,小羊呻吟,蜜穴本能的收縮
著,在有效率的調教之下,幼女未熟的肉體,表現了成人的熱情,她嫩滑的小手,
抓著野狼的腹肌,指甲刮著肌肉的線條,做著象徵性的反抗。

  「壞野狼!討厭!快放開姊姊(妹妹)!!」聽見自己姊妹求救的淫喊,小
羊們帶著勇氣去攻擊大野狼,一隻隻濕潤著蜜裂,緋紅著雙頰的發情小羊,圍在
大野狼身邊,握起的粉拳,軟弱地打在野狼結實的肌肉上,不但沒有帶給野狼任
何傷害,反而有種按摩般的舒適感。

  「嗯…哈…壞野狼…嗯嗯…我也要被吃掉了…啊…」被肉香四溢的裸羊包圍,
又再次引起了大野狼的食慾,他攬住了捶打他肩膀的那隻小羊,狠狠地吻著她的
嘴唇,粗暴的用舌頭去攪拌她甜美的唾液,小羊掙扎的呼救,又不時的回應著野
狼的舌吻,雙唇離合間,許多銀絲垂流在她發燙的身軀上。

  又一隻小羊淪落在狼口裡,她歡欣的與野狼深吻的情景,也連帶的影響了其
他小羊敵對的意識,小羊們捶打的手轉變為撫摸,咒罵的語句轉變為嬌喘,柔弱
無骨的幼軀,以大野狼為中心,依靠成一團,讓彼此的慾念傳遞,融合在體溫之
間,汗濕的肌膚,相互摩擦著,沾染對方興奮的桃紅。

  除了兩隻沉醉的小羊之外,還有兩隻小羊纏綿在大野狼身上,一隻小羊搶到
了他空閒的那隻手,纖弱的兩腿夾著寬大的手掌,讓他粗長的手指可以深入濕透
的蜜穴,姿意的挖掘裡面源源不絕的淫蜜﹔另一隻則是鑽進了他的胸前,用她堅
硬的小乳突去磨蹭野狼的胸膛,把他泌出的汗珠,全都塗抹到自己身上,掠奪著
野狼迷人的成熟體味。

  還有三隻成為了大野狼的幫兇,以肉食動物的姿態,在舔咬著自己的姊妹,
被大野狼抽插的小羊,更是主要目標,四隻小手在她的身上游移著,分享她在油
光之下的軟嫩,她不停搖晃的身軀,有如在暴風中的火炬,明滅不定的呻吟著,
她的姊妹輪流用嘴唇去堵住她的淫唱,用黏稠的唾液去澆息她的滾燙,只是更造
成了她的顫抖。

  「啊啊…我…我要死掉啦…」被四面圍攻的小羊,崩潰的悲鳴,還未受孕的
子宮吸啜著深入的龜頭,緊咬著的淫肉泌出了大量的蜜汁,淋漓在野狼腿間,癱
軟的她,在姊妹的幫助之下,躺在地板上,回味著高潮後的餘韻。

  大野狼挺起身,滿佈青筋的肉棒怒張,他兩手各摟著一隻小羊,忙碌的交互
傳遞著香津,其餘小羊搶食著肉棒的每一處,滑軟的小舌,在陰莖上的敏感處舔
吮,幾下顫動,膨脹的陰莖噴發出大量的白漿,灑在虛脫的小羊身上。

  少女高潮過後的火熱幼體,散落著男人的白濁精液,成熟的性臭味,牽動了
小羊們被訓練過的本能,所有小羊離開了大野狼,跪伏在自己姊妹的身邊,貪婪
的分食著這淋滿糖漿的美味餐點。

  「啊啊啊啊…救…啊啊啊…命啊…啊啊…」由於事前服用過的藥物幫助,大
野狼不僅可以噴發出大量的精液,陰莖還可以維持長時間的挺舉,眼前小羊們的
淫景,也讓他保持著極度的亢奮,毫無警示的,他不曾衰弱的肉棒,突然地插入
了一隻背對他的小羊,他抓著小桃子般的白臀,激烈的進退,如巨浪般的快感,
讓小羊不禁甩頭而鳴,泣不成聲地求救。

  雄性最原始的慾望,可以讓人忘卻自己的身份和立場,坐在最靠近舞台的兩
位大人物就是最好的例子,一位是來自C國的陳總統,另一位同樣也是C國的胡
主席,兩人目不轉睛的盯著台上野狼,以獸交式在輪流姦淫三名幼女,兩位大人
物早已脫去了代表地位的西裝,醜陋的年老陰莖奮勇的肏弄著跨下的女孩,以讓
女孩受孕為比拚,代替愚昧的統獨對抗,偶然的四目相對,臉上都浮現了淫穢的
會心微笑,也許這看似罪惡的俱樂部,在不知不覺間,對世界和平也有不少貢獻
吧。

  就在大野狼灌漿在第三隻幼羊的體內時,外出的羊媽媽回來了,她一進門,
看到的就是小羊們散亂的倒在地板上,很明顯的都已被人享用過,有幾隻顫抖的
蜜肉還在滲出精液,她手上的籃子因驚訝而掉落,睜大的雙眼不知所措,害怕得
後退的兩腿間,卻流下了期待的淫蜜。

  「不要!你們怎麼可以這樣…我是媽媽啊!」還有兩隻沒被吃掉的小羊,抓
住了自己的母親,因懷孕而行動不便的身體,無法做出太大的反抗,那件薄如透
明的睡袍,一下子就被脫下,小羊媽媽豐挺的小山丘,和圓潤的大山丘,暴露在
觀眾的眼前。

  「啊啊…孩子們…救救媽媽…啊…啊啊…」懷孕的羊兒,比未受胎的更為肥
美,還很飢餓的大野狼一把抱起了羊媽媽,她嬌小的胴體,既使懷孕了,也比大
人要輕上許多,可以讓大野狼輕易的端著,野狼啃著她的脖子,凶狠的留下吮痕,
羊媽媽稚嫩的嗓音執著著台詞,還在不停的呼救。

  「啊啊啊啊…好深…好棒…不行啊…啊啊啊啊…」強壯的手臂將羊媽媽固定
在空中,野狼有力的腰強勁的撞擊著年幼孕婦的肉臀,迴響在整個大廳裡的肉擊
聲,代表了野狼肏弄的激烈程度,一開始就被強烈快感淹沒,羊媽媽懷孕後更為
成熟的身體,更能體會在其中的痛快,濕熱的淫肉配合著肉棒開闔,纏繞在堅硬
的棒身,淚流滿面的同時,宛若哭喊的喜悅呻吟,也飄蕩在空中。

  幼女孕婦的淫水,隨著肉棒的進出,噴灑在躺著的小羊身上,小羊們軟軟的
爬著,聚集在野狼的腳下,像雛鳥般的吐出了舌頭,去承接如雨滴般落下的淫蜜,
兩隻沒被碰過的小羊,舌尖點在一起,白皙的指尖陷入對方幼嫩的穴裡,共同分
享著對方的淫樂。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爸爸啊…人家…)啊啊啊…」台上羊媽媽
響亮的淫喊,和台下年幼女侍們的呻吟,交織在一起,就彷彿交響樂一般相容,
大野狼持續的激烈抽送,也已到了體能的極限,幾下要衝入羊媽媽的子宮的撞擊,
是他射精的宣告,龜頭緊緊抵著她懷胎的穴口,如濤般的精液湧入,又被子宮裡
胎兒推擠而出。

  「啊啊啊……!!」雙眼翻白,耗盡力氣的淫喊,小羊媽媽曲縮著腳指,達
到昏厥的絕頂,圓滾滾的肚子劇顫,彷彿連上面的汗水也在痙攣,洩下的淫汁和
精液,有如瀑布般淋在羊群的身上,同時,結束的布幕也緩緩閉合,一群粉紅裸
羊所組合成的後宮,圍繞著高潮的幼女和大野狼,漸漸的消失在布幕後,台下持
續的青澀淫叫,代替了鼓掌,為今天的演出,劃下了完美的句點

100% (0/0)
 
Categories: Fetish
Posted by goodmanla
4 years ago    Views: 1,727
Comments
Reply for:
Reply text
Please login or register to post comments.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