媽媽成為任我玩弄的一條性感母狗

媽媽成為任我玩弄的一條性感母狗
(一)
  我天生就是個好色的壞胚子,曉得利用人們的弱點,賺取自己的利益。當然這要是沒有兩把刷子,那是不行的。我從小就聰明家夥也大。
  我的媽媽原是遼甯一家歌舞團的文藝骨幹,長的酷似關之玲。媽媽長很漂亮氣質高雅,又注重穿著打扮;加上她166公分的身材銘鉸因此大家都認為她很有味道。在整個社區而言,媽媽可是數一數二的性幻想對象呢!
  自從爸爸去了海南作生意出車禍死了。33歲的她也下崗了。為了生計她四處找工做,最後在一家夜總會當了舞員。盛夏的一天下午我放學早了回家,發現家裏的小院大門緊閉,我好奇的跳牆進去,跺在平房窗戶後往裏偷看,只見屋裏有兩個青年男子色迷迷圍著我媽。
  “嫂子,你放心只要你這次讓兄弟們舒服了,你借的兩萬元就算了。可別和上次那樣說好了,又不幹了。”說話的男的竟是我叔叔--阿達和他的老闆麻哥。
  “那你們要說話算話,只能一個小時的時間,小軍就快下學。”穿一身白色西服短裙,面容嬌美的媽紅著臉說。
  “脫下你衣服…”老闆命令著媽媽。
  “哎……”她的手慢慢的將西裝自她肩上除下,遲緩的在腰上找到裙頭的扣子,松開它,然後拉下拉鏈,裙子便直滑到她的腳踝上,白細滑潤的肌膚閃閃發光,除了白色透明長絲襪與高跟鞋外,她現在幾乎全裸,站在兩個青年男子面前,眼神迷惘的凝視著,老闆坐到床邊腰攬住她抱在膝蓋上。揉著媽媽那美好的雙乳,捏著那對堅挺起的腥紅乳頭……
  她肉體深處原始的欲望被挑逗起來,呼吸急促,渾圓豐滿的大腿張了開來。開始呻吟,她的私處又濕又滑……
  老闆將媽媽推倒在床上,然後跪下,將她的大腿高舉過雙肩,舌頭探進媽媽濕潤欲滴的三角地帶,輪流將那兩片豐厚多汁的陰唇含進口中,輕柔的吸吮,再把舌頭探進媽媽她愛之縫隙的下端,然後一路向上舔,直到上端的陰蒂,優雅的舔著它,感覺到媽聞著媽媽蜜穴傳出淡淡可愛的氣味…。
  她的大腿不由自主的顫抖著…“嗯…嗯…”她無意識的呻吟著,無力的癱在那兒,任憑老闆在自己的肌膚上為所欲為…,大腿不由自主地擺動著。很明顯地,肉洞上方有個小豆子樣的東西慢慢鼓起,探出頭來。發燙的肉棒因為第一次的關系,怎也對不準,幾次都從旁邊滑了過去,但龜頭上已經沾了不少熱乎乎的淫水,老闆命令她:“把我的肉棒放進去,聽見沒有!”
  媽乖乖地起屁股,扶住發燙的硬肉棒,老闆順勢一挺,立即感到進入一片前所未有的柔軟和溫暖中。媽顯然不覺得什疼痛,只是一臉驚懼地望著他。龜在裏面挺進,到處都是淫水的滋潤。
  “別難為情。太太。你不是和你老公幹了無數次了嗎?”
他跨在媽媽的身上,開始慢慢有力的抽送。很快的,就沒法控制屁股的抽動頻率,開始像一匹野獸一樣奸淫著媽媽,空氣中彌漫著激情…。
  “怎樣?很舒服吧。”
  媽媽露出欲哭的表情,“那…我不知道。”
  “這沒有什好害羞的,這樣做會更舒服的。”
  膨脹的肉棒在她的穴裏,猛地插入更深。那間,我感覺到他肉棒的頂部抵到了媽的子宮口,“啊…不要…啊啊…啊啊…”嘴裏立刻發出淫浪的啜泣聲。媽一邊用力彎屈著兩條修長的穿長筒絲襪的玉腿。一邊不覺得搖動性感的屁股配合著猛烈進攻。
  “啊!……”媽張開那豐滿的唇,老闆的嘴巴迎上去,舌頭也探進她嘴裏攪動起來。動作的空間大了許多,老闆無所顧忌地抽插著。媽的鼻子裏發出嗚嗚的聲音,雙腿也不自覺地環繞住他的腰。看見她那雙丹鳳眼露出迷離的目光,我知道她也享受。畢竟猛男的肉棒是不一樣的吧!我想。
  老闆更加奮力沖刺,要把積壓的精液射到媽的陰戶。突然他龜頭一緊,因為媽有了次高潮,子宮口咬住了他的肉棒,老闆忍受不住,急速地抽出來油光光的大雞吧,噴出了一道滾燙的白色濃精。弄得她滿臉都是。
  “真爽啊……弟兄你上。”接著又對她說:“把一只絲襪脫了。”
  聽了老闆的話,她順從的從床上下來,開始脫襪子。單腿著地,一條腿撐在床上。用手將襪子緩緩脫下。那脫襪子的動作,赤裸著的下身,寬花紋白色長統絲襪的包裹著玉腿,雪白的豐臀,還有那性感的彎曲陰毛,早已經變硬了的充血的粉紅色乳頭,無不顯示著此時此刻她是他們的玩物。再傲慢的女人到了他們的手上,也都會成為任我玩弄的一條性感母狗。
  阿叔等人有生以來首次見識到這般雪白豐腴、性感成熟的女性胴體,心中那股興奮勁自不待言了,他們色眯眯的眼神發出欲火的光彩,把媽本已嬌紅的粉臉羞得更像成熟的西紅柿。
  絲襪很快就脫完了。這時阿叔開始不老實了,他伸手摟著媽媽的肩膀,另一隻手也滑到媽媽的腿上。
  媽媽身子一扭,掙脫開來說道:“你不要亂來呦!”
  阿叔嘻嘻笑道:“誰叫你長得那漂亮?”
  話聲方落,他伸手就握住媽媽纖細的足踝,並脫下媽媽的白涼鞋。媽媽猝不及防,像是嚇了一跳;但瞬間,媽媽已恢複了正常。她兩手向後撐著地面,一腿就踹向阿叔;阿叔伸手接住那白嫩的穿白絲襪的足,湊在嘴邊,便吸吮了起來。
媽媽似乎癢的很,她不停地輕笑,另一只玉足也的踹向他。但阿叔身手靈活,手臂一,就將媽媽的那一只腳夾在腋下。將兩只玉腳夾住他的巨陽,開始腳淫…

  我在窗外氣得半死,阿叔站在媽媽的身後托起她的一條大腿,將粗大的龜頭,對正媽媽濕漉漉的陰戶,他向前一挺,深戳了進去。“噗嗤”一聲,整條大肉棒已經從背後沒入了肉穴中,媽媽唉喲一聲,痛苦的淫叫:“你的太大了!輕一點啦!”。雙手趕緊扶到茶幾上。
  雖然她已經有了次高潮,但淫欲似乎並沒降低。頻頻挺動著她的雪臀向後迎合著他,想要讓更深的插入。阿叔還是不緊不慢的的逗著她。冷不防她伸出一隻手,向後抱著他的臀部,然後將自己的屁股往後一頂。蔔滋一聲,大陰莖已經整根沒入在她濕淋淋的肉穴中了。她悶哼一聲,好過,略著頭,臀部頂得更高了,穴內的肉壁緊夾著的大雞巴,一前一後的動了起來……
  二人結合處不斷流下黏稠的愛液,直滴至他的大腿處。
  阿叔拼命的抽插著,她的大陰唇隨著陰莖的進出一張一合,淫液也隨著陰莖的出入,順著她的大腿兩側慢慢的流了下來,我看到媽美麗的曲線和屁股的洞裏插入肉棒的情形。我覺得後背上已經冒出汗珠。
  “啊……我已經受不了啦。好弟弟咱們換個姿勢,我一條腿站困了。”
  媽媽發出滿足的聲音,讓他平躺在床上,然後一只手扶著陰莖,頂著她的陰唇,然後緩緩坐了下來。阿叔更加興奮莫名,抽插得越加起勁。她的肉體被碰擊得一聳一聳的,帶動到胸前一雙白晰的大奶子也跟著有時上下亂拋,有時又左右搖晃。躺在地下的阿叔伸手上前捧著兩個乳房不住搓弄,在乳頭上又捏又擦,直把她搞得酥癢萬分,兩粒乳頭變得又大又紅,勃起發硬。
  二入之間再度發出了肉體摩擦的猥聲。漸漸的,阿叔覺得陰莖被她的陰唇和肉壁越夾越緊,陰莖像被一個小嘴兒用力吸允著,這是他未體驗到的快感,“嫂子果真是不同凡想啊!好棒呀!喜歡和我性交吧?”
  她的叫聲也越來越大,“……哼……好……不……要……折……磨……我……哼……哎……”
  她迷人的浪叫越發刺激著阿叔,他瘋狂的挺動著下身,把身上的媽媽顛了起來,我看到他的龜頭一直到睾丸慢慢的被她濕熱的陰唇緊含住。她滿足的發出了一聲,“哦……好舒服……”
  他決定速戰速決,一次喂飽她,要在短時間內把她徹底征服,他把陰莖抽出到只剩龜頭留在裏面,然後一次盡根沖入,這種方式就是猛沖鋒,用力的急速抽送,每次都到底,她簡直快瘋狂了,一頭秀發因為猛烈的搖動而散落滿臉,兩手把床單抓的皺的亂七八糟,每插入一次,她就大叫一聲:“啊……啊……啊……啊……啊……”她淫蕩的呻吟聲讓我忍不住要射精了,阿叔連忙用他的嘴塞住她
的嘴,不讓她發出聲音,她還是忍不住發出渾厚的聲音:“唔……唔……唔……”
  我的肉棒已經把褲子高高頂起。
  面對如此尤物,只有加力進攻了,這時麻哥將肉棒抽出了媽媽的小淫嘴,挺著大雞巴躺倒在媽媽身下,用他的大肉棍從下邊插入了媽媽的屁眼,而阿叔則對著媽淫汁淋漓的陰戶用力插入,強烈的沖擊直達子宮,同時陰核也受到壓迫,媽媽像條母狗般被兩人同時大幹著。
  到了後來,只聽到媽媽淫浪的呻吟和他們急急的喘氣聲。在數不清的撞擊後,媽媽發出哼聲,如此便達到高潮,全身顫抖。兩人不約而同地加快了抽插的速度,當叔的陰莖跳了幾跳,一股滾燙熱麻的精液直往子宮射去,他每用勁插一下,就射出一股,把子宮頸燙得熱乎乎。連續七八下,直到整個陰道都灌滿了精液為止。
  他暢快把的陰莖由媽媽的陰戶中抽出來時,他的白色精液也從陰唇裏流出來,操她屁眼的麻哥說:“嘩,你的屁眼這緊,夾得我好爽啊!”說著說著,他已加快了速度,“我…我也快要忍不住了…”然後把肉棒抽出,射在了媽媽的屁股上背上。
  “唔…不行了…啊…好…”媽雙手抓住床單,起屁股,淫蕩的扭動,語無倫次。然後像死去那樣癱直在床上。
  我的昂首挺胸的小弟弟也射了一褲擋--慘了。
(二)
  轉眼我已經讀高一了,我開始考慮報複媽媽的事,我要奸淫她,要插她的小穴,不僅我插,而且要讓更多人插,讓和她有沒有血緣關系的人都來上她,讓她嘗嘗亂倫的滋味。想到這裏,我心裏興奮極了。我想等時機成熟了就有你受的。
  媽媽發生煤氣中毒的那天,我正在上學,聽到噩號,我簡直不敢相信。我連忙趕到醫院,但為時已晚。媽媽也由于腦部受到煤氣中毒,人處于昏迷狀態。一下子家裏就我一個正常的人了,瞬間的突變簡直不能接受,聽醫生說我媽媽中毒不算很深,恢複需要時間,目前還沒有恢複正常人的可能,生活不能自理,天哪!
  那時我十六歲,媽媽才三十五歲啊,但事實並不能改變。我暫時放棄了學業,照顧我媽媽。她人還和以前那樣光彩、美麗。但由于腦部受傷,智力就象一個3歲的嬰兒,只能發出一些簡單的音,她根本不知道出了什事了,眼睛也無神,無助地看著前面。
  醫生說:“現在再住下去也是枉費精力和財力,還不如在家裏吃藥休息,完全病好需要半年。”
  我知道醫生說的是實話,就叫了車子,接媽媽回家。
  回到家裏,放下東西,關上門,回轉身看著我已失去了思維的美麗的媽媽,我內心油然升起一股想要玩弄她的念頭,我走到她身邊,故意為她撣撣衣服上的灰塵,手不經意地碰了碰她的乳房,心仿佛馬上就要跳了出來,可媽媽一點反應也沒有,是啊,她怎會有呢?醫生不是說了嗎?她現在和嬰兒是一樣的啊。
  我大著膽,伸出手摸了摸她的披肩長發,雪白的脖子,然後又摸了摸她的標緻的臉,她長的太象關之玲了。我下面的肉棒有了反應。是啊,現在這個家就我和這個沒有思維的但又這漂亮的媽媽,我現在是一家之主啊!我可以隨心所欲啊!媽媽的身子本來是老爸的,現在卻是我的了,我可以放恣的玩了。
  我拉住媽媽的手帶她進了我的房間,再關上房門,開了燈,我坐在床沿邊,把我媽媽拉到身邊,然後抱起她放在自己的腿上,媽媽象個小孩似的聽話,我貼近她,一只手挽著她的腰,一只手伸進她的衣服,隔著她的蕾絲邊乳罩撫摸她的乳房。一下子,我的腦子轟的熱了,我不顧一切地把她的乳罩撕了下來,好漂亮的兩只乳房,我抓住她的乳房,拼命的摸、揉。尤其用二根手指夾住那粉紅色的乳頭尖端磨來磨去時,那種強烈的快感,太美了。
  她一點沒反應,我終于勝利了,我的手又伸到她的下面,直插她的陰部,天哪!我摸到了,摸到我媽媽的陰毛了,陰唇夾得很緊。
  我又把手往下伸,手觸摸到她的小縫,我伸出一個手指,一下子插入她的陰道,在裏面放恣的來回劃動,中指在火熱濕潤的裏面抽插,同時用姆指壓迫轉動陰核。沒一會兒,我的手指粘滿了她的淫水。忽然我發覺面容嬌美的媽臉紅了,羞澀的看著我,眼睛也象有神了。
  太刺激了,我放開我媽,然後褪去自己的全部衣褲,大膽的站在她面前。看著她那迷惘的眼睛,心想我不需要你的腦子,我只要你的身子。我脫下她的裙子和內褲,讓她平躺在床上,在媽身上只剩下推到胸部以上的乳罩、和細花紋白色長筒絲襪,頭靠在床頭闆上。
  “這種樣子特別好看喲!”
  我最喜歡幹穿著白襪的美麗女子。我自然是把她以前穿過的白長。短筒絲襪全找出來了,準備就緒,簡直爽番了。我跪到地闆上,“以前不讓我摸,哼,現在我要摸個夠。”
  手摸著在絲襪裏的修長大腿,那種絲質的感覺真是太棒了!把她有一點點異香味的玉足放到口中,用嘴把穿絲襪的腳趾吮吸,淡淡腳味,我越添越爽,趴開她的雙腿,然後赤裸裸地坐在她的雙腿中間,用兩手將我媽媽的兩條腿往兩邊用力撐開,雪白的大腿殘忍的分開,暴露出肉縫,媽媽的陰道立刻被最大限度的張開。
  我用一根手指插入她的陰道,一直插到手指根,然後勾動手指,隨著我的不停勾動,玩弄。能感覺出膨脹的陰核,我的手指又沾滿了她的淫水,我將媽媽的屁股高點,然後用嘴含住她的陰道,伸出舌頭抵住她的膨脹到極限的陰蒂,在我的不停抖動舌頭下,媽媽的淫水隨著我的舌頭,流入我的口中。在受到猛烈的口交下,雪白的肩頭開始顫抖,雖然沒有聲音但知道她在羞恥哭泣。
  當我玩夠後,我下面的肉棒也漲的不行了,我爬到她的身上,分開她的雙腿,然後將肉棒用力插入她的陰道,裏面已經充滿蜜汁,我從來沒有享受過這舒服的陰道,柔軟而富有彈性。陰道的肌肉有力而均勻地夾著我的雞巴。她的淫水好多,我幾乎把持不住要射精,咬牙強忍著,不能這樣無用,我要好好的享受一次,以後才會有自信。隨著肉棒的抽插發出淫靡的聲音。媽媽的呻吟聲連續不斷……陰道縮緊好像不肯放松的樣子。使勁下插時碰到子宮上,能感受到裏面的肉在蠕動。
  我一邊不停的抽動,一邊親吻著她濕潤的雙唇,媽媽嘴裏居然發出性快感時才獨有的呻吟“好,這也是一級治療。”
  呻吟聲愈來愈大“啊……別……別弄我的……啊……小民…喔……”
  我停下來心虛的問她怎了?可媽媽一點反應也沒有。“哎!嚇不倒我。”
  我屁股高高低低地起伏著,似乎這樣的舉動帶給她相當大的歡愉及喜悅……
  沒多久,我的高潮來了,在我媽媽的陰道裏我終于第一次射精了。我十六歲的童子身給了媽媽。乳白的精液從媽媽從還未閉合的陰道口中流出,答答的滴到地上。
  時間過的真快,一晃半個多月過去了,每天我回去都要這樣玩,外人還以為我是個孝子呢,但事情並沒有結束,這事給我的一個朋友發覺了。他是我的鄰居,叫馬大哈,今年19歲。原本是在市體校學田徑,後來因為猥一處女,被開除了。他長得十分健壯,一米八五的個頭。一天晚上他看我這幾天心神不定的樣子,就說到我家裏去玩玩,順便看看我媽媽,平時我們兩家有很好的關系。他說過我媽媽很漂亮,媽媽是他數一數二的性幻想對象呢!現在他要來我家,我知道他是黃鼠狼給雞拜年,沒按好心,但也沒有很好的借口回絕他,所以我無奈的和他來到我家。平時我不在的時候我媽媽在家裏穿的很少的,也沒有人來我們家,我也喜歡這樣,現在他來又沒有準備,只好這樣了。
  一進門,他就看見我媽媽了,母親仰臥在床上。穿著性感的粉紅色真絲內衣,幾乎是全透明的那種裏面的春光一攬,她沒有帶胸罩兩顆大葡萄隱約可見,連褲帶都可以清楚的看見,他知道我媽媽的情況,所以他很大膽的對我說:“你真行,讓你媽媽穿的這露啊。我就知道你小子一肚子壞水,得手了吧?”我很尬的笑了笑,他說:“沒什的,我不會到外面去說的。”
  他知道我和我媽媽的事情了,現在只能走一步算一步了。
  馬大哈直接走到我媽媽面前,朝我媽媽看了看,對我說你媽媽還是那漂亮。我無語回答,他伸出手摸摸我媽媽的臉,我想制止他,他笑嘻嘻的說:“我不可以嗎?”我低下頭不敢看他。我知道他如果說出去那就什都完了,後果不堪設想。
  他對我說:“怎,小民,你想在旁邊看嗎?”我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很尬的呆在一旁。他說那我自己顧自己了。說著他繼續摸我媽媽美麗的臉蛋,還不停的和我媽媽說:“現在我可以大膽的玩你了,阿姨。”
  他坐在凳子上,然後把我媽媽抱在腿上,他隔著媽媽的衣服摸她的乳房,媽媽一雙飄亮的大眼睛單純的看著馬大哈,他一邊摸一邊對我說:“你媽媽的奶子真這大嗎?”我又很尬,不知所措,他說:“讓我再摸摸。”
  我看見他用手撩起我媽媽的內衣,一把抓住我媽媽的豐滿乳房拼命的柔,媽媽的奶頭又長又有彈性,挺起來有一顆紅櫻桃大,讓他大感興趣,不斷的將兩個奶頭輪流壓下,放開讓它彈起、然後以姆指和食指輕輕的捏轉乳頭,一直到乳頭硬挺才換另一個乳房玩。
  過了幾分鍾,他又把手伸到媽媽的下面,我知道他想摸媽媽的陰道了,我的腦子轟的熱了,但沒有辦法,只好任他了。他的手已經摸到我媽媽的下面了,用手指輕輕的梳理媽媽的陰毛,梳完陰毛手往下滑動,愛撫媽媽肥厚的陰唇,用中指在兩片陰唇中間輕柔的上下滑走,然後用姆指與中指捏揉陰唇,因為他的手在裏面不停的動,刺激的母親一雙半閉的秀眼裏滿是媚和羞愧。臉頰已經紅潤,鮮紅嘴唇微張。似乎有點性要求了,好像在說你可以任意玩弄我的圓潤屁股。等他把手拿出來後我看見他的手指上都是我媽媽的淫水。
  他把我媽媽放下來,對我說:“把你媽媽的褲子脫了,我要上了。”
  我沒有辦法,只能聽他的,我走過去,一把拉起來我媽媽,解開她的褲帶,把我媽媽的褲子脫下來。一絲不掛的母親把有曲線美的雪白裸體暴露在馬大哈面前,赤裸的肉體發出豔麗的光澤,修長的大腿上穿著白色長筒絲襪、圓潤的屁股、豐滿的乳房、披肩的長發,看的我也頭昏腦脹。
  誰知馬大哈讓我做的還不止這,他讓我從後面抱著我媽媽,坐在桌子上,讓我用手抓住媽媽的膝蓋,用力往兩邊扒開,形成一個M字,我依著他的意思做了。然後他站在我媽媽的雙腿之間,脫下褲子,他的肉棒比我見過得我叔叔--阿達和麻哥的家夥還粗大,硬挺,象大香蕉似的朝上翹。
  “我操,你這和A片裏的黑人的大雞巴有何區別?”我驚叫出來。
  “阿姨,就讓我的大雞吧來收拾你吧!想不到我竟有這等豔福。”他邊撫摸著媽媽的兩條穿著那雙的細花紋白色長筒絲襪的大腿,邊用雞巴在她的肥厚陰唇裏磨擦,弄得她的陰毛、大腿根都是亮晶晶的淫水。“美人阿姨你現在已經是我的情婦了。快賣肉吧!”
  他用力一挺,只聽見“噗”一聲,肉棒一半插進淫肉穴裏。順利的契入媽媽的體內。他慢悠悠地往裏一寸一寸的插入,等到完全插入,又慢悠悠地抽出,直到油光光的大雞吧上都是我媽媽的淫水後,突然他用力往上一挺,雄偉的大陰莖在那細小的陰道裏、大行程的抽插,猶如急風暴雨,電閃雷鳴,一連三十多個回合,在馬大哈著力摧殘之下,媽媽的淫婦本色終于被我激發出來了,只見媽媽被他操得滿面痛苦,要死要活,雙手死命推他的胸部;不顧一切地嚎叫起來,“啊……啊…小民…喔……我…我……受不……了…小民!…哎唷……”
  倒是我怕鄰居聽見,家醜不可外揚啊,我拿起媽媽脫在枕邊的一付白絲花邊短襪,塞進媽媽嘴裏,她還在叫,但塞在她嘴裏的短襪,使她只能發出嗚嗚的聲音。她被馬大哈壓得上半身往後仰,美麗的烏發在腦後性感的甩動,媽媽勃起的奶頭被馬大哈用牙咬住,揪起三寸多長。
  媽媽的陰道裏都是淫水,隨著的肉棒抽動,她的屁股也迎和著,並發發出時“咕唧咕唧”的聲音,他起身,雙手抱起媽媽放在地上仰臥,開始做最後沖刺,他抓住媽媽的雙腳,拉開一百八十度,肉棒發起了猛烈的進攻,大抽大插,連續六十幾個回合。接著又短行程進攻,急抽急插,只見他全身條形肌肉不停地抽動著。
  這個小子毫無憐香惜玉之意,快速地抽插,發出“撲哧、撲哧”的聲音,睾丸撞擊著我媽的會陰,“啪啪”作響,粗硬的體毛與我媽柔軟的陰毛磨擦著,絞纏在一起,癡呆的媽媽,好像還有力量回應男人的攻擊,呼吸急促,挺高胸部,扭動雪白的屁股。塞在她嘴裏的花邊白短襪,使她只能發出嗚嗚的呻吟聲“喔……喔唔……”從美麗陰戶中擠出兩個人的淫液流到地闆上,馬大哈每一下抽插都是盡根插入,撞擊著子宮口,當高潮來臨的前一刻他發出大吼聲,開始猛烈噴射,媽媽的子宮口感受到有精液強勁噴射時,立刻達到高潮的頂點,雪白的肉體癱瘓在地上。
  馬大哈暢快地把的油光光陰莖由媽媽的陰戶中抽出來時,他的白色精液也從陰唇裏流出來,我翻開媽媽的小陰唇,把一支注射器輕輕插入陰道深處抽取殘留精液達五十多毫升,保存在一玻璃瓶內。
  後來他又要我在他的面前和我媽媽性交,當時我的頭都炸了,但看他的樣子,我也只能聽他的了。他和我換了個位置,我把媽媽雪白雙腿扛在肩上,把肉棒剌入到濕淋淋的肉洞裏,一下一下地往下插下去,像打椿機一樣用力向下撞擊,每插一下,媽媽都浪叫一下。洞穴口擠出的淫水,順著大雞巴濕淋淋的流下,浸濕媽媽的陰毛四周。
  插了大約三百來下後,我把肉莖抽出,轉插入媽媽的屁眼裏,媽媽的菊花蕾緊緊地套住我的肉莖,媽媽則更淫蕩地浪叫、呻吟。隨著我屁股的扭擺、起落,媽媽整齊勻稱的雙腳在我背上搖擺。我輕拍媽的屁股,讓她趴伏在書桌沿,我自己動手拉下她的一條白絲襪,把濕淋淋肉棒上的淫液擦拭幹,然後澀澀的就將陰莖插進她的下體……媽媽輕輕喘著氣,她的腿太長了,她逢迎的屈膝微蹲,自動以陰道容納我的陰莖開始套弄起來。
  我緊抓那兩片豐滿的臀肉,用力抽插……馬大哈問我感覺怎樣?我臉都紅了,覺得快感來臨了,抱著媽媽的屁股死命地狠操起來,直操得媽媽“哎呦、哎呦”亂叫。
  我將陰莖抽出大部分,跟著猛沉屁股,“撲哧”一聲,雞巴完全捅進媽媽的陰戶中,把媽媽捅得向前一聳,趴在書桌上,而我也趴在媽媽的身上不動了。陰莖跳了幾跳在我媽媽的裏面噴射了濃精。好不快活。
(三)
  那一夜我朋友馬大哈共射了五次,由于受涼發起了高燒,引起了急性肺炎,兩個多月沒再來。媽媽不虧是舞蹈演員,一點事都沒有,還是身體健康。這段時間我把她送到省康複醫院繼續治病,效果還可以,生活基本能自理了,就是智力太低,象個5歲的小孩子,什都不懂,什都聽我的,很乖呀。現在家裏很缺錢,為了給媽媽治病和補營養,我四處打工和借貸。每天累得要死,心情也不好,一直沒有機會,在醫院同媽媽發生性關系。為此,我問朋友馬大哈借了3000元,小馬到還痛快得給了我。
  我媽出院的第二天,馬大哈跑來說他們大老闆很想見見我媽媽,因為他十分崇拜香港巨星關之琳,而我媽長的酷似關之琳。還說這是我大掙錢的機會。馬大哈現在混好了,給一個搞娛樂城的港商大老闆開車,每月工資待遇1000元。
  過了兩天,馬大哈開著大奔馳拉的老闆來到我家,買了好多禮品,讓我有些受寵若驚。倒上茶,客氣了幾句後,小馬說:“小明,把阿姨請出來,讓金老闆見見如何?”
  我坐在闆凳上,叫了聲,“媽,你出來一下。”
  媽媽從她的臥室走出來,平淡的看著金老闆他們,經過康複後的媽媽長得更漂亮了,她眼睛大大的,瓜子臉蛋,皮膚白晰,豐挺的乳房和微翹的臀部、豐盈修長的大腿。金老闆往茶幾上放杯的手一下停在了空中,眼鏡後的眼珠瞪得銅錢大,色眯眯的眼神發出欲火的光彩。
  “MAY GOD!雷(你)太象她了。我最喜歡關之琳小姐了,沒想到在這裏見到了,真讓人有一種不可言喻的高興啊。”這金大老闆興高采烈的說。
  “小馬,你知道嗎?在香港出五十萬元,請關之琳小姐出來喝茶都要排隊呀。你把事情給我辦好了,我讓你去香港發展。”金老闆一拍巴掌說。
  “謝謝,金老闆,我和小明是鐵哥們兒。他的事我做一半的主兒。是不是,小明?”馬大哈謙遜的說。我連忙點頭說是。
  “那好,小明,這是給你的點心意。拿去喝茶啦。”金老闆從手提皮包裏拿出一沓一萬元的新版人民幣,扔到我懷裏。我剛要推辭,小馬用手在我背後擰了一下,我只好不出聲。然後又閑聊了十分鍾,他們起身告辭,送走了金老闆他們。
  我心裏亂的很,有一種楊白老賣喜兒的感覺,不過一想自己一點掙錢本領都沒有,靠什養活我們娘倆?前段時間為了給媽媽治病和補營養,我四處打工和借貸。每天累得要死,心情也差極了。
  下午小馬又來了,說給我道喜。找到你媽這一美人,金老闆高興得不得了。願意再出兩萬元,讓你媽陪他一個月,你要願意可以同去他的娛樂城,那裏保齡球,高爾伏,酒店,遊泳館,夜總會應有盡有,一概對你免費,你小子可過上富豪生活了……
  看看在錢的份上我半推半就的答應了。下午馬大哈開著一亮日本轎車,帶著我和媽媽洗桑那,做美容,買衣服,在大酒店美美吃了一頓。晚上8點鍾,我們回到家裏,小馬接到金老闆的手機,讓我們一起去他在沈陽開的夜總會玩兒,並讓拿上我媽穿過的所有襪子。我們收拾好東西,就開著那日本轎車來到夜總會。
  年過四十,足有一米八個頭的金老闆,在一個飄亮的外國小姐陪同下,神采飛揚出現在豪華型的辦公室,這個辦公室有兩個臥室,一個健身房,一個衛生間。我和媽媽坐到一排真皮沙發上。
  “小明,來到我這裏,請隨便,不要客氣。這個飄亮的小姐叫李奧嘉,今年19歲,是中俄血統,我從哈爾濱請來的公關小姐。奧嘉,把小明先生照顧好呀。小明媽媽這邊由我來照顧。”老闆說著話就把我媽摟再懷裏。
  我有些緊張。仔細打量奧嘉,她的金發在頭上挽了一個高高的髻,一張美豔的鴨蛋臉上,有一雙水汪汪的藍眼睛,臉上露出少女的純真。她的身材十分苗條,有162cm,但她那豐滿挺拔的胸膛、高翹的臀部,說明了她已經是一個成熟的女人了。
  “小明先生,請隨我來。”
  一口東北口音的奧嘉,親密地拉我的手走進一個臥室,關住了門。我激動的坐到進口沙發床邊,李奧嘉穿著杏黃色的T恤,一對堅實的乳房在那短衫下高聳地挺直著,下面是白色短裙,透明的白色的短筒玻璃絲襪,腳上是一雙白色高跟皮鞋,半撩起的裙擺下露出雪白的粉臀(哇!粉紅色的蕾絲三角內褲),在她蹲下時使臀部更增豐盈的感覺。
  “我現在給你服務好嗎?”甜美的聲音裏帶著挑逗。
  “你會吹嗎?”我大膽的問。
  “當然會,我先看看你那兒有多大?”李奧嘉老練的說。
  她將我的牛仔褲拉下,露出我的內褲。我感到她的手伸進我的內褲,摸索著停在我半硬的陽物上。
  “哎喲,你的還挺大呀!”
  她細長的手指纏繞著我的陽物,開始溫柔地撫弄它。
  “把她脫下來吧。”
  她拉下我的內褲,我可以感覺到她呼出的熱氣噴到我的龜頭上了,然後開始張開嘴唇將肉棒含進去,專心地慢慢套弄我的肉棒,再試用濕潤的舌尖舔著我的肉冠邊緣,然後慢慢地將的肉棒含入迷人的小嘴中上下吞吐著,不時吸著肉棒;
  小巧的左手大力的上下套動著我的男根。在龜頭的馬眼口馬上就流出幾滴白色的液體。她用舌尖在馬眼舐著、逗著、又用牙齒輕咬他的龜頭,右手在我的卵蛋上不停地撫摸、揉捏著。
  “哦……好……小騷貨……吸得好……”我舒服地哼出聲來,手把她的金色長發攏了起來抓住,屁股開始往上挺。她的頭開始上上下下不停搖動,口中的大雞巴吞吐套送著,只聽得“滋!滋!”吸吮聲不斷。李奧嘉盡情嘗著我那股男子特有的美味。
  然後李奧嘉站起來,雙手將杏黃色的T恤從頭上脫下。在腰上拉下裙頭拉鏈,裙子便直滑到她的腳踝上,把的小蕾絲內褲從她雪白的粉臀上蛻了下來,滑潤的肌膚閃閃發光,除了白色透明短絲襪與高跟鞋外,她現在幾乎全裸。在我伸手玩弄她豐挺乳房和金黃色陰毛的功夫,李奧嘉嬉笑地把我脫光了。
  我一下抱起體重不足50公斤的李奧嘉上了床,一邊摟著纖腰,一邊和她在熱烈的接吻,交換著彼此的唾液。在嬉笑中,那乳房正抖動搖晃不已,瞧得人血氣張。我兩手在她渾身的細皮嫩肉上亂摸一陣,且恣意在她兩只雪白的雙峰上,一按一揪,手指在鮮豔的兩粒紅乳頭上揉捏著。
  李奧嘉實在是淫淫無比,她撫摸著我的大雞巴,媚眼一勾,嘴角含笑有說不出的青春、性感。
  不一會只見她站了起來,背靠著牆,雙腿分了開來,大眼睛嬌媚的看著我,我也目不轉睛的看著李奧嘉那曲線玲的身段,不禁心中暗暗贊美,她的嬌軀實際上比他所想像的還要美麗得多。
  奧嘉用兩手抱著我的頭,慢慢的往自己的小穴靠去。
  “我要你親我下邊。”
  我蹲了下來,撥開了她茂密的陰毛,她的淫液在粉紅色的穴口閃閃發著亮光……
  我伸出舌頭,開始輕輕的往穴口上方的陰蒂舔去。每一次進攻,她就會輕輕的顫抖一下,嘴裏還發出粗重的喘息聲,慚慚的,我越來越快,她雪白的圓臀也隨著擺動起來。
  我用嘴唇吸著她的凸起的小豆豆,兩根手指也不停的往淫穴來回出入,她的叫聲開始變大,微閉著眼睛,臀部的擺動也越來越劇烈。
  一次一次又一次的向我的嘴唇磨蹭……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她淫蕩的呻吟聲。讓我忍不住要幹她。
  ***    ***    ***    ***    ***
  我的陰莖脹大起來,脹得又熱又硬,像一支鐵棒,突出在兩條大腿中間。我似乎有些不敢相信,擺在眼前的這個背靠住牆,兩腿站地大分開,美麗少女,就是專為我預備的,我的臉上流露出一股垂涎欲滴的表倩。
  一只柔弱的玉手抓住了我的又硬又熱的陰莖,往一個非常緊窄的陰道裏塞去。我一手扶著牆,一手扶著她的豐臀,只覺得我的龜頭被濕滑柔軟的肉穴慢慢吞食,過了一陣緊繃感,有一種豁然暢通的感覺,“你的……真是太粗了,好硬………是不是,石頭做成的?”奧嘉淫蕩的看著我,笑著問。
  我不理會她。把龜頭在陰唇上隨便揩了幾下,已經蘸滿了黏滑的淫液,再對準桃源洞口往裏用力一插,聽見“唧”的一聲,便全根捅了進去。直頂花心,充實的感受湧上大腦,
  她不禁張口“啊”的一聲喘了口氣。這時我把她死死壓在牆壁上,屁股開始一前一後地動著,粗長的陰莖在她陰道裏不停抽送。陰道口的嫩皮裹住肉棒,順著動勢被帶入帶出,大量的淫水在嫩皮和陰莖交界處的窄縫中一下又一下擠出來。
  我用粗長的陽具在她雙腿中間不停沖刺。一時間狂抽猛插,每次都把陰莖退到陰道口,再狠命地直戳到底;一時間慢拖慢送,還把陰莖拿出在陰蒂上輕磨;一時間又用恥骨抵著會陰,屁股上下左右地打轉,讓硬得像鋼條一樣的陰莖在小洞裏四下攪動。
  奧嘉用呼聲來渲發她內心的感受,口中還發出:“噢,啊……噢……好舒服呀……嗯……嗯……”叫聲。她的淫叫象是給我在鼓勁,一定要拿出好成績。我連續狠狠抽送了三百多下。
  大約只有十幾分鍾,我便感到了她洞穴內的一洩如注,直覺得滾燙的蜜汁很快流濕了她的整個大腿根。我想今天我真是太興奮了,難得的是,在這樣短的時間內,我已明白無誤地感覺到了她的高潮,我更得意了,雙手握緊她柔弱雙肩,讓陰莖仍然插在陰道裏,緩慢而有力的幹她,奧嘉滾燙的面頰貼在我寬厚的胸膛上,嬌滴滴的爬在我懷裏,長長的金發蹭的我脖子癢癢的,她用纖纖的嫩指輕揉著我的乳頭,然後順著我的腹部輕輕的調逗著我又黑又濃的陰毛。
  “我…的小弟弟…還可以嗎?”我喘息著問她。
  “好厲害的小弟弟喲。”她低著頭害羞的說。
  我重複著活塞運動,但是頻率越來越快,窄小、潤滑的陰戶吞噬著我那又粗又長的肉棒。
  我起她的身子,按住她的屁股,使我的每一擊都能深入她的體內。奧嘉的眼睛緊閉著……臉泛潮紅,牙齒緊緊地咬著下唇,享受著我給她帶來的快感。她的呻吟越來越大:“噢,噢……快呀,很舒……”
  我的沖擊越來越猛烈,兩只雪白的雙峰劇烈地上下亂拋起來。我那曾經滿足過媽媽的肉棒如今更加勇猛,在她緊湊、多汁的肉洞裏進出自如,將她插得只有出的氣沒有進的氣。好幾次我將肉棒抽出,只留龜頭在內,然後再狠狠得插入。我如此這般地幹著她,我希望能令她永遠記住她的第一次。
  “……啊……哦……幹我,哥!”她終於大叫起來,“我要……啊……哦…哦哦……我是個壞女人……好哥哥,親哥哥……用你肥硬的肉棒幹我!……”
  聽著美麗淫蕩的奧嘉這樣的哀求,頓使我熱血沸騰。
  其實,根本不需她這樣說,我也會狠狠地幹她,那本來就是我的目的。
  我加快了抽插的深度和速度。
  我猛烈地沖擊著奧嘉的陰戶,一下,兩下,三下……不知多久,一股洶湧的暗流襲遍我全身,我的神經突然間變得異常敏感,壓抑已久的精液不斷地沖擊龜頭,向我敲響沖鋒的警鍾。
  “我要射了,奧嘉,快……”我急道。奧嘉同時屁股大力左右搖擺。
  我終於忍不住了,陰囊一緊,壓抑了好半天的精液有如脫疆野馬怒射而出,重重地擊打在奧嘉的內壁深處。奧嘉身體一哆嗦,一股熱流悄然湧出,緊緊地包圍著龜頭,令我全身的每一個神經都受到強烈的沖擊。
  顯然她也達到了高潮,雙腿不住地痙攣,屁股往上挺著。
  我的噴射持續著,濃厚、粘稠、火熱的精液源源不斷地湧向奧嘉的陰道深處。我的肉棒只是快速做著短距離的抽動,隨著每一次抽動,就射出一股濃精。
53% (2/1)
 
Categories: Fetish
Posted by goodmanla
4 years ago    Views: 1,474
Comments
Reply for:
Reply text
Please login or register to post comments.
No comments